自佛教从中国传入日本后,佛教在日本发扬光大,并建有诸多寺院,目前在全日本佛教的十三宗派中有近七万五千座寺院,二十七万五千名僧侣。在长达1047年中,京都一直是日本的首都,作为政治和文化中心,积淀下太多的历史文化遗产,其中包括一千五百多座佛教寺院。在这大大小小寺院中,有这么一间小寺十分雅致幽趣。

胜林寺,是京都一千五百座佛教寺院之一,它不是“国宝”,也不是“重要文化财”,但它是日本寺院的一个小小缩影。胜林寺是临济宗寺院的典型特征,为东福寺内的小寺,于1550年由第205代主持高岳令松创建。因供奉的是守护佛法和北方的困沙门天美图,所以被称作是“东福寺的昆沙门天”。

它坐落在京都的一个巷子里,与低矮的民居交织在一起。进入山门,一个精致的庭院顿时呈现在众人面前,树木茂盛,小径曲折,整洁有序,像是一间小庭院似的,鸟语花香,有通幽意境,还有自然放下的寂静心境,不仅可以回味大唐的遗风,中土的风雅,还可以使旅途变得尤其美好。

寺内建有石塔、埋藏着大藏经,还有像是游鱼一样的雕塑,十分幽趣。据说,寺内安放的昆沙门天立像可以追溯到10世纪后半期,历史十分悠久。当时被发现前,一直被藏在东福寺佛殿内的天花板内,直到江户时代建寺者高岳令松托梦告知才找到它。

胜林寺规模非常小,犹如庭院一般,极具有日本式唯美主义。不少当地人和游客会特地来此体验坐禅,但大多时候这里不被外界打扰,即便漫步此处,也不敢大声呼吸,一言一行与意境通幽。因禅宗而具有美学倾向与殊胜意境的古寺,因超绝稀有而令人满心欢喜。

如果说高野山是真言宗的大本营,比叡山是天台宗的大本营,那么京都无疑是禅宗的大本营,不论是传到日本最盛的临济宗,还是曹洞宗,都在这里留下过丰富的思想印迹与实证遗迹,胜林寺便是具有临济宗寺院的典型特征。

当时来这里的时候,正好是初秋,虽然红枫还未至高潮,但寺内庭院的幽趣和雅致令我感到欣喜不已。我本计划只去东福寺看看的,却无意走进一条古巷子中,发现了这座极小的禅寺,不论是有大唐遗风、中土风雅,还是有日本式唯美意识,胜林寺都是一个寻求心中雅静的好去处。

灿烂秋日下,枫叶还仿佛是在盛夏之时,却与背景中的日本传统建筑相映成趣,构成一幅美妙的图案。如果不是“胜林寺”三个字,我完全看不出这里是一座古寺。它与国内的小寺庙完全不同,没有大香炉,也没有功德箱,日本京都小众洗面奶寺庙清静雅趣,忍不住几番赞美。

有人可能会吐槽我,何必对一间日本小庙如此夸赞?可在我眼里,我分明是看到了唐宋之品味,中土之风雅,本是我中国的美好禅学,却是被日本人学了又留了下来,还传承得如此精致,终而形成了日本式唯美意识。

日本禅宗,是在中国宋朝时期传过去的,还包括有茶文化等。在禅宗思想中有一份美学理念,古代中国人对美学有极高的审美价值。将禅学与生活融合在一起,如喝茶、点香、插花、弹琴等等, 并在建筑、庭院、雕塑、绘画、书法中加以进一步的诠释与演绎,逐渐形成了影响东亚文化与文明上千年的茶道、香道、花道与琴道。

如今,在这小小的胜林寺便可窥见一斑。寺内佛堂里的人都在体验打坐、禅修,分不清是游客还是本地人,但观其服饰和门外的鞋子,以日本人居多。虽说打坐和禅修也是从中国学来的,但如今已经成为了一种“和式坐禅”的日本本土化禅修。通常席地而坐,即便是身在都市,其打坐环境也有回归自然之意境。

如同日本其他的小寺院,胜林寺的僧人很少,只有三四位。尽管寺院规模不大,却依然被照料得非常精致,包括前来礼佛与禅坐的人,他们都会备上禅茶、抹香,只是不知道来此禅坐是否需要提前预约。

胜林寺的感染力,在于以小见大,以美见长,是非常值得推荐一去的日本临济宗寺院。寺院不收门票,可以拍照,距离东福寺不远。如果想要体验禅坐,可以提前去问问是否需要预约,但可能会另外收费吧。不过这里环境真的好,我没坐下禅修,就光是站着那,心中无限喜悦。

奇恩 伊根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